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专访|《隐秘的角落》原著作者紫金陈: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

专访|《隐秘的角落》原著作者紫金陈: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

图片说明:专访|《隐秘的角落》原著作者紫金陈: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,。

最近电视剧《隐秘的角落》热播,带红了原著小说《坏小孩》,也让作者紫金陈体验了一把火到出圈的感觉。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,他坦言自己的生活节奏被打乱了。“我把几个社交软件都删除了,还是希望能回到安静的氛围里,不想受到太多干扰。”作为一名高产的推理作家,紫金陈从浙江大学水利专业毕业后,一直从事互联网产品经理的工作,因为工作节奏太快,他选择辞职在家炒股,顺便写起了小说,已经出版的“谋杀官员”“推理之王”系列让这位作家受到了广泛关注,被网友评价为“可以媲美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家”。谈到小说的创作缘由,紫金陈坦言,自己的妻子怀孕催生了创作灵感:“想要以未成年人为主题创作一本小说,背后也融合了很多我自己的童年经历,可以说,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。”《坏小孩》对电视剧改编满意,但朱朝阳“长得太高”紫金陈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他看完电视剧后,对整体的改编十分满意:“原著小说的色调很阴暗,不是面向大众,编剧对整体的基调和人物进行了调整,让它变得更温暖,我觉得他们做得很好。”书中最大的反派角色张东升由秦昊出演,紫金陈评价道:“他就是我心中的张东升。”三个小演员中,朱朝阳的演员处于发育期,从开拍到最终结束,身高往上窜了一大截,导致和原著中矮小、瘦弱的形象稍有不符。“要是演员更矮小一些,观众的共情能力会更强。”痴迷数学、因为矮小和内向被孤立……朱朝阳的经历,让许多网友感到真实,因为这正是源于紫金陈本人的生活。电视剧播出后,紫金陈的母亲给他打来电话,问书中的朱朝阳写的是不是他自己,母子两人半晌无话。父母离婚带来的影响,源于紫金陈的亲身感受。母亲对前夫的怨恨,父亲与孩子用金钱维系感情,这些细节都曾经历历在目。“其实国内的离婚率一直居高不下,单亲家庭的数量很多,我自己经历过这一切,所以非常理解孩子们的处境。”紫金陈说。“我一直是抱着很强烈的同情来看待他们的,童年对我来说是很黑暗的岁月,我也一度很想摆脱。”如今他回首过去,已经感到释怀。“人生遭遇的一切都是修行,尤其对一个作家来说,好的坏的都能成为日后的创作素材。”童年经历使紫金陈变得更加敏感和自卑,也更容易产生同情心。“对普通人来说并不是好事,但从我的职业来说,这也不是坏事。”紫金陈说,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对我而言,我从这段经历中汲取到了创作的营养。”在书中,他刻意塑造了张东升和朱朝阳这两个对应的角色,和朱朝阳不同的是,张东升的角色完全源于虚构。“他们都属于很隐忍的性格。如果不是外界让他们一次次的失望,他们是不会走上犯罪这条路的。我觉得观众看到他们,更多应该反思一下问题背后的原因。”朱朝阳张东升写作是工作,首要目的是赚钱谈到从互联网公司辞职的理由,紫金陈坦言是因为“事多钱少”:“当时每周996,每个月只能拿到3000多块钱的薪酬。”辞职后找不到合适工作,紫金陈决定重拾自己大学时期的爱好:写小说。起初,他的目标是:五年内不赚钱,专心搞创作。2013年写《坏小孩》时,为了全家能好好过年,他提前向出版公司预支了2万元稿费。2014年他迎来爆发期,很多小说卖出影视版权。到了2017年《无证之罪》热播后,他的小说版权费进一步提升,达到很高的数额,紫金陈坦言“超出我自己的预期”。“我觉得自己心态开始变好是2016年开始的。”紫金陈说。“那时候除了写作,炒股也挣了一些钱,感觉自己心态变得更加阳光,童年时候因为财务紧张带来的阴影也逐渐消散了。”“写作对我纯粹是工作,我是用产品经理的思维去分析写作这个职业的。”在他看来,故事的第一要素是好看,一味追求深度和文学性不是他的目标。“可能是产品定位不同吧,没必要太高端,因为我写作首要目的是赚钱,要是能让读者有一些共鸣的想法,那就更好了。”写作的时候,他会首先选择好的题材,再确定人设和情节,其中情节是最痛苦的,他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好几个礼拜,不停地逼迫自己去思考和创作,写完之后,还会不断调整,通常一本20万字的小说,他会重新写4-5遍,可能要打下百万字的草稿才会最终出版。值得一提的是,毕业于水利专业的紫金陈是根正苗红的“理工男”,坚实的数学基础为他写小说提供了很大的帮助。在小说《无证之罪》中,他根据“5次以上方程没有数值解”的道理,设计出了反证法;在“低智商犯罪”系列中,他用“负负得正”的原理穿起小说的剧情走向。“这些数学公式,说出来大家都知道,但如果你对数学不敏感,根本看不出我写小说的出发点是来源于这些。”严良和普普下一本小说有关“阶层固化”在紫金陈看来,小说的创作有滞后性,现在很热门的事情,没过多久可能就“黄花菜都凉了”,所以小说家选材需要锻炼自己有超前的眼光。“这几年,根据我的观察,很多人对阶层固化的话题有关注。但是有些人想到这个选题,就会把目光定位在仇富的角度上,写出来有点low,我一定会站在更高的角度,用更深的思维去思考这个问题。身为推理作家,他非常偏爱东野圭吾的作品,认为他是自己的领路人,尤其是他的《黑笑小说》是紫金陈最喜欢的作品,能够产生精神共振。除此之外,另一位偏爱的推理作家是伊坂幸太郎。但他坦言自己平时并不爱读推理小说,更多喜欢读武侠、仙侠和玄幻,从事推理写作更多是从职业发展的考虑。“推理小说在全世界是非常大的门类,但在中国市场上,推理小说占的份额很小,这背后有很大的空间和机遇。”紫金陈说。“从产品经理的角度来说,只要有一定的天分、悟性和节奏感,未必要做到顶尖,只要超过大部分人,我的小说就会受到欢迎。”目前,紫金陈的新作已经完成了大半部分,预计明年就会出版。自从写作后,他的作息一直颠倒,每天12点起床,写作到深夜3-4点是家常便饭,他笑称自己“作息太伤身体,将来一定短命,不希望女儿和自己一样,靠写作谋生”。“人物宇宙可能对商业价值会更高,但是对我创作束缚太大”澎湃新闻:你怎么看电视剧对原著的改编?有没有你自己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些地方?紫金陈:我觉得改编得很好,既文艺又商业。原著本身是偏阴暗的,不是面向大众的,属于小众的小说。电视剧对原著小说进行调整,变成更温暖的色调,让它有更多观众,在基调上也调整了人物和情节。对于改编来说,最大难度在于保留故事的逻辑,改变了原来的人设之后,还要加入新的人设,我觉得他们这次做得很好。其他方面的话,因为我不是专业人士,我只能觉得看起来画面什么都挺好的,就看起来很好看。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几个孩子在一起玩耍的场景,三个孤独的灵魂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归宿,这个让我感觉特别温暖。澎湃新闻:你怎么看电视剧的演员?比如三个小主演,主演张东升的秦昊,还有主演王瑶的李梦。紫金陈:我觉得三个孩子的外形长相都很符合原著,唯独朱朝阳在原著中是比较矮小的,但演员长身体比较快,在表演的时候长高了一大截,如果他的个子能稍微矮小一些,我觉得观众对他产生的共情心理会更强。对于李梦,我觉得她的演技很棒,最好的一场戏是她给朱朝阳买鞋子的段落,虽然才几句台词,但是她把角色的刻薄表现得淋漓尽致,隐藏在风轻云淡的背后,更让人感觉到痛苦。秦昊演的张东升,我觉得是恰到好处,符合我对角色的想象。王瑶澎湃新闻:电视剧的热播你之前是否预料到了,这次热播之后,有什么样的感受?紫金陈:热播我确实没预料到,因为预料到的话小说也不会卖断货了,因为我和出版商我们都没有预期这么火。他们准备了15000册图书,一般就够卖了,没想到卖了两天就断货了。电视剧火了,我很高兴,但我不希望被更多人关注到,还是希望能回归比较安静的创作生活。澎湃新闻:怎么看有些网友的评价,觉得三个上初中的孩子能够威胁到浙大毕业的高材生张东升,有些不符合逻辑?紫金陈:我觉得这本质是成本问题,三个小孩如果被警方发现,损失成本是有限的,顶多被送回孤儿院,但张东升被警方发现,只要有任何一点差池和风险,面临他的都是死刑。所以他们博弈的成本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小孩子可以冒险威胁他。张东升没法冒险,反过头来威胁孩子,因为他输不起,他犯的任何一个错误,自己面临的都是死刑的结局。如果说他的成本是零和一之间,小孩子的成本就是零到零点几之间。澎湃新闻:你小说里有几个角色是在不同小说里反复出现的,比如说法医老陈,还有严良,为什么会在不同作品里出现相同的配角?未来是否考虑搭建一个完整的人物宇宙?紫金陈:严良这个角色是为了穿起《无证之罪》《坏小孩》和《长夜难眠》三部曲,虽然三部曲里面他都是配角,但用这样一个相同的人物,能把独立的三个故事关联起来。法医老陈是我自己的写作癖好,因为我姓陈,所以每一部里面就会出现这样一个老陈的角色,纯粹是跑龙套。从商业角度来说,不管是影视公司还是还是出版商,他们都建议我搭建一个完整的宇宙,但是对我个人来说的话,我喜欢写一个个独立的故事,我不喜欢宇宙。虽然人物宇宙可能对商业价值会更高,但是对我创作束缚太大。老陈澎湃新闻:还有网友问,小说英文译名“the gone child”是否参考了电影“the gone girl”?紫金陈:这个名字应该是出版社取的,我英文四级都没过,起不来英文名字。像我这种英语差的人,看到英语就会自动忽略,就不会注意到小说的英文名叫什么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政美成人免费A片_AV影片网站_成人黄片性感美女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专访|《隐秘的角落》原著作者紫金陈: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hoteLzefiro.com/article/71.html
有关热门【专访|《隐秘的角落》原著作者紫金陈:朱朝阳的原型就是我】的标签